淘宝店铺名字可以改吗怎么改,淘宝店铺名字可以改吗怎么改啊

#360行闪光时刻#

“三、二、一,库存以上,抓紧去拍。”这基本上成了每个带货主播的口头禅。我是2021年入的行,但是目前为止也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带货主播。有句话说,你永远赚不了你认知以外的钱,同样,你永远做不了你认知以外的事。

2019年年底疫情爆发,好多人都被限制住了。年前有工作的大多可以正常回去上班,哪怕是省外的,工厂也会组织车队把工人接回去。我在年前就失业了,在家里呆了几个月之后经过朋友的介绍在县城找了个客服的工作。在那里,我第一次听说了直播带货。我在淘宝、拼多多上确实看到了好多商家都在以直播的方式来销售。我瞬间就爱上了这个职业,不需要和客户线下沟通,也不需要打电话给客户推销,只需要简单介绍一下产品就行了,这是我对主播最原始的认知。

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萌生了做主播的念头。在县城跌跌撞撞地过了一年,我再一次失业。疫情依然没有好转的趋势,在家呆了三个多月,思来想去,我决定去做一名主播。

省内的直播行业还没有得到广泛的开发,短暂的考虑之后,我收拾好行李只身来到了浙江。没有相关的工作经验,处处碰壁。一周时间,我面试了十几家公司,都是因为没有经验而被拒之门外。我把主播这个职业讲得很高深的时候,他们认为主播就是网销,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而我把主播描述得极其简单的时候,他们则认为这是一个综合素质比较强的工作,需要有颜值,会讲话,会策划,会看数据,会分析。我不知道要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才会得到这些公司的青睐。

既然不能直接做主播,那就先做客服看看,说不定以后有机会转型做主播,我是这样想的。好在有一家车行的经理看我长得实诚给了我一个机会。

车行的工作很简单,每天上班八小时,直播两小时。话术全是写好的,每天照着稿件读就可以了。主要任务是在直播间要到客户的电话,然后线下邀约客户上门。这其实是变相的电销,不是我要找的主播工作。我想我应该去学习更多的知识,这里并不符合我的心里预期。

离开车行以后,我找到了一家小工厂。这里才是真正开启我主播生涯的地方,遗憾的是我和这里并未好聚好散,只是无论如何,我依然感谢他们。

工厂主营食品,我是他们的第一个主播,它也是开启我主播生涯的第一把真正意义上的钥匙。我们没有嫌弃彼此。他们给我开的薪水是这个行业里面的最底价,但我并不介意,心甘情愿地领了一年没有提成的底薪。

直播间是临时搭建的,就连直播用的手机也是我到公司以后才下单买的。上班的第一周,因为没有直播设备,就让我先了解产品。助播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需要卖的品类,然后丢给我一个淘宝店铺的名字,让我自己去了解。

我有些茫然和无措,我的本意是想找个有经验的公司取取经,但这个公司显然不太理想。“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大家都没有经验,那就自己创造经验好了,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助播是公司里的老员工,以前主要负责配合摄影师拍视频,直播间搭建以后她就以助播的身份和我共事。但实际上她让我觉得我更像一个助播,平时除了我的本职工作直播以外,我还得负责领取物资,打扫卫生,就连拍摄视频也顺理成章地落到了我的肩上。这些本该是她的工作,可她却像一只“沉默的羔羊”,每天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直播间玩手机,偶尔弹一弹链接,心情好的时候会帮着搭腔几句。由于天生性子怯懦,不懂拒绝,加上初来乍到,不敢轻易得罪人,我就任由他们拿捏。我其实非常讨厌自己这副模样,但我想在这里得到一些东西,至少要收获一些工作经验。

设备全部准备齐全之后,我们开启了第一场直播。直播场地选在车间的打包室,那里有个玻璃窗,镜头对着窗口刚好可以看到生产车间的情况。玻璃并不隔音,整个直播环境噪音非常大,公司为了省钱不舍得买扩音器,以至于我的“输出”全靠吼。除了吵,还特别热。南方的六七月份,光靠电风扇显然有些难熬,但我们还是坚持了两个夏天。

公司两个号一起开,刚开始我不用出镜,就拿着一包一包的食品重复的讲解,虽然有些紧张,但表面还算冷静。

他们没有给我做过任何培训,没有任何话术,也没有策划任何活动,更不要说给到实质性的流量扶持,全凭我自由发挥。刚开始的几天,直播间没有几个人,来的也几乎都是一些“大头娃娃”和“机器人”。一开始我并不认识“大头娃娃”和“机器人”,我只是纳闷为什么我说了那么多还是没有人愿意理我。我想或许是平铺直叙的内容有些枯燥乏味,大家都不喜欢听。我稍微调整了一些直播的内容,尽量少的去讲产品,开始在直播间逗大家和我讲话。慢慢地,会有一些人愿意在直播间和我聊天。但我学识有限,虽然一直极力地顺着他们的爱好聊,有时候难免会聊到我不懂的领域,聊到我不认识的明星,找不准他们的喜好。最要命的是违规,一开始不知道直播间说话是有限制的,老是不经意地又被警告违规。但终于有人愿意和我互动,让我有了一些信心。

直播间断断续续会推进来一些人,但在线人数并不多。机器人走了之后,直播间直接掉到个位数,有时候甚至为零。老板说主播要出镜才能增加客户的信任度。我们调整了直播方式,慢慢地会卖出去一两单,一天播两个小时也能卖个一两百块钱。但是流量依然很小,直播间在线人数还是个位数。我们开始试时间段,早上,中午,下午,晚上,甚至是凌晨都在播。测出来的时间是中午和晚上流量会比较大,但考虑到晚上大直播间比较多,我们把时间定在了中午和下午,节假日期间晚上会加播。

一个月过去了,我开始摸到了一些门路。参照类似的直播间,加上对产品的熟悉程度,我给自己写了一些话术。直播间的销量也在慢慢增长,从几百块涨到了一两千。在运营的强烈建议和我们的鼓动下,老板不情不愿地给我们报了一个网上培训课程。确实学到了一些有用的知识,用老师的方法,我把话术改得更加精炼。但是一个直播间,光靠主播是远远不够的,没有高性价比的产品,没有合适的场景,没有吸引人的福利,主播也很难留住人。没有停留,没有互动,没有转化,数据做得不好,你就算播死了大家也只会觉得是主播无能。我们开始用绿幕直播,制作好看的视频和图片,也会策划一些小活动,像一元秒杀,截频免费送,抢福袋等等,公司也愿意给我投一些流量。后来我们还学会了一些“套路”播,用话术憋停留。但我不太喜欢这种方式,我始终觉得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我喜欢实实在在地讲品质,因为我认为品质,性价比才是留住客户的关键。

我们的销量与日俱增,尽管客单价只有十几块,但我们已经能卖到一万多的营业额了。老板想拉长直播时间,想走日不落的模式,于是新招了两个主播。因为自己淋过雨,就想着给别人撑一撑伞,可是她们好像并不领情。

新主播来了之后,公司搬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直播团队的规模越来越大,从最初的两人变成了七人。直播被传统电商划了出去成为一个独立的部门,为了补充人员,新招了助播、运营,空降了一个部门领导。

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新运营一来就说我们的品不行。摒弃了我们自家生产的轻食,重新选了一些小零食。我认为客户群体不对,突然换成零食会影响推流和销量。果不其然,接下来的一个月,尽管每天播六个小时,业绩还是直线下滑,直接跌到几百块,而这几百块的销售额也是靠老产品出的。尽管他选的零食只是偶尔出一两单,但它仍然一意孤行,不允许我们有任何反驳和质疑。每每有什么意见,他都说他在测品。我虽然一直有疑虑,一个稳定的账号,一个稳定的品为何还要徒劳无功地去折腾。知道反驳无用,我并未过多的去质疑他。只是销量一直上不去,他们把矛头直指主播。批评我们过于拘谨,不够开放,毫无趣味性。运营说主播就应该去酒吧找,颜值高不说,主要是放得开。我知道他们想要在直播间营造那种唱跳的娱乐氛围。但我始终认为以娱乐为主吸引过来的客户不够精准,还会把直播间原有的标签洗乱,这并非一个长久之计。或许是想要做出一些与众不同的成绩,才会这么一翻折腾吧!

新领导刚到任,电脑都还没安装好就急着给我们安排工作。直播时间调整为从早上六点到凌晨12点,每个主播上班八小时,直播六小时。我每天上班要骑50分钟的小电驴,在她问我们对这个安排有没有意见时,我说我的路程太远,晚班太晚了路上不安全。这种安排除了我没有任何一个人反驳,结果毫无意外地我被新领导开除了。

人事和电商部都很惊讶,怎么突然就说被解雇了。我心里虽然委屈,但嘴巴依然说着硬气的话。“我去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找到比你们强的公司,但你们不会再有我这样的主播了。”最后在电商部的领导也是我原来的领导的极力挽留下留了下来,一个月之后我主动递交了辞呈,正式离开了这个我一手经营起来的账号。虽然走得有些不愉快,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离职后我得到了更好的发展,或许就像佛家说的一样,聚散都是缘,缘份尽了,总有各种理由要离开。

我想,或许一直以初学者的心态去对待这个世界,这个职业,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失望和遗憾了。

你好!主播,我一直都在路上……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endian8.com/17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