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小说作品嬉皮笑脸,跳舞小说作品集_下载?

跳舞小说作品嬉皮笑脸,跳舞小说作品集_下载?

“首先,十分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我夏家的晚宴,想必大家都知道,十八年前,我们夏家唯一的千金下落不明,这么多年来,夏家和沈家从未放弃寻找,老天眷顾我们,重新将她送回了我们的身边,下面我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我的爱女:夏初。”

原本应该是司仪将的一番话由夏震辉亲自出场讲,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对夏初的重视,他的话音刚落,所有人都看向聚光灯的地方,对这位流落在外十八年的小公主充满了好奇。

顾峥和宋霁白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是震惊的表情。

夏初,不会是他们认识的夏初吧。

聚光灯下,夏初缓缓的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由沈渊精心制作的礼物闪闪发光,犹如星河一般璀璨,脖子上沈宁送的那条项链衬托着本就修长的天鹅颈更加的优美。

所有人看到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字:美。

太美了。

现场不少富家子弟更是眼珠子也转不动了,直勾勾的盯着夏初看。

有着绝美的容颜和傲人的家室,这就是结婚的不二人选啊!

夏初极具礼仪的走到夏震辉身边,从他手里接过了话筒。

“大家好,我是夏初,非常感谢诸位今天的到来。”

一句话不卑不吭,言行举止更是透露着大家风范,气质十足。

慕清看着一旁的宋竣宗,感叹道:“糖糖真的太优秀了,嫁给小言都委屈她了。”

对自己妻子的话,宋竣宗表示赞同:“这么好的老婆,便宜那个臭小子了。”

“这夏家小公主,确实美。”任柏楠举起酒杯黎长风碰了个杯。

韩初阳惋惜的摇摇头:“可惜了。”

可惜了,竟然是宋嘉言的未婚妻。

而此时被所有人嫌弃的宋二公子则一脸满意的看着聚光灯下的夏初,想把她挖到自己公司的想法更强烈了。

简单的介绍完毕后,夏震辉接过话筒:“那接下来,由小女和她的舞伴为大家跳开场舞。”

沈柔热爱跳舞,夏家的晚宴向来都是以一曲舞蹈开始,今天也不例外。

往常跳开场舞的都是夏震辉和沈柔,但今天的主角是夏初,为了这次的舞蹈,沈柔还特地对她特训过。

早就熟悉的夏初只能配合着什么,装作不太会的样子,配合着训练了一周。

一听要跳开场舞,下面的各大公子都跃跃欲试,包括八个兄弟。

可没想到,有人比他们更快一步。

宋霁白站在舞台前,看着台上的夏初:“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陪夏小姐跳这支开场舞。”

看到是宋霁白,所有人都不免惊呼出声。

这可是高不可攀的宋家大少爷,平时不管是多尊贵的小姐邀请他都是以拒绝收尾,可他今天竟然主动要求当夏家小姐的舞伴。

这让大家更觉得,夏家和宋家的关系不一般,竟然连高傲的宋大少爷都请动了。

而原本准备上前的宋嘉言则愣在了原地。

按照沈柔和慕清的安排,陪夏初跳这支开场舞的人是他,结果他哥竟然把他给截胡了?!

黎长风更是一口酒喷了出来:“什么情况?!霁白主动要求给夏家的小公主当舞伴?!”

就连慕清和宋竣宗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彼此,不知道自己宝贝儿子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可以说,宋霁白这一行为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再一次看到宋霁白,夏初立刻想起了那天被强吻的事,但是碍于夏家的面子,她没有摆脸色,正当她想找借口拒绝的时候,顾峥也上前来了。

“夏小姐不如考虑一下我怎么样?”

夏初知道,沈柔给她安排的是宋嘉言,但比起只有一面之缘的宋嘉言,她更愿意和相识已久的顾峥跳这支舞。

她微微一笑,朝着顾峥的方向微微鞠躬,莞尔一笑:“我的荣幸。”

这一笑,再次惊艳了所有人。

本以为刚刚的夏初就已经很美了,可一笑起来,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倾国倾城。

可惊艳过后,随之而来的时候八卦的因素。

宋霁白被拒绝了!

而在夏初朝着顾峥鞠躬的时候,宋霁白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夏初选择了别人。

大厅顿时叽叽喳喳的都是议论声,而在台上的夏震辉也有些尴尬。

二选一的场面,注定有一个人要被拒绝。

原本他以为夏初会选宋霁白,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选了顾峥。

任柏楠看着这一幕,跟见了鬼一样:“初阳,我刚刚没看错吧,霁白被拒绝了?”

韩初阳呆呆的点头:“我也觉得我看错了,这可是第一次有人给霁白下面子,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本只想来夏家晚宴季按的唐可可则是一副见了鬼了表情,她激动的抓着唐夫人的胳膊:“妈,台上那个人是那天我们在“裳”见得那个吗?”

唐夫人的反应比唐可可好一些,但面色也不是很好看:“就是那个死丫头,没想到她还真是季按的妹妹。”

得到准确的答案,唐可可的面色没有丝毫的好转。

傲人的家室,优秀的兄弟,惊艳的美貌,所有的好东西都被夏初一个人占了,未免也太好运了。

而夏初则仿佛听不见场内的议论一般,走下舞台,越过宋霁白,走向了顾峥,将手伸给了他。

场内顿时响起舞曲,聚光灯也开始围着两人转。

两人互相对着彼此微微鞠躬,正式开始了这支开场舞。

聚光灯下的两人所有的动作都十分的契合,仿佛练过了许多遍,完美的无可挑剔,美的震慑人心。

顾峥趁着两人凑近之际,小声地说:“我的学妹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夏初笑着回话:“这不是想给学长一个惊喜嘛。”

两人的互动没有逃过一旁宋霁白的双眼。

他双唇紧闭,双手握成拳,脸色十分的差,但还是一眼不漏的看着两人跳完了整支舞。

这一刻,他突然感同身受了夏初三年的心情。

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太难受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endian8.com/15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