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小说作品至尊无赖,跳舞小说作品推荐小五?

跳舞小说作品至尊无赖,跳舞小说作品推荐小五?

巧了。

叶珈一认为黎初白有病。

黎初白也深深觉得叶珈一脑子怕不是有病!

一个vocal,你跑去跳人家dancer都慎重尝试的舞,这不是脑子有病这是什么?!

说来,《晓》和《破》都是一个人所作,诡得异曲同工,难得各不相同。

要是各种舞蹈能放一块编个一二三四五的难度排名,这两兄弟绝对妥妥的稳居前三。

一个难度连主舞的他尝试起来都要慎重再三的曲目,居然被叶珈一一个主唱风轻云淡的当solo选曲?

不是对自己能力实打实自信,就是无知者无畏。

毕竟……能熟练掌握一项擅长就已经不易,要是既擅歌又擅舞,那就真的是妖孽了……

那种存在于传说中,各项才艺俱佳的全能ace,整个夏国这么些年都没出现过,就连文娱最发达的h国,真正被称作ace的也是屈指可数,每个单拿出来都数一数二的爱豆界天花板。

于是,几乎想也没想,这个可能性便被黎初白掐灭在脑海,而后将叶珈一归为无知无畏。

撞了南墙才会疼。

见实在劝不动,最后便放任了。

到时候台上舞台事故出糗,怕是才能长记性!黎初白暗想。

除了单人舞台这小插曲,后续定节目倒是一路顺畅。

言逸晨像自己说的,指什么做什么,全程听安排,乖巧当着门面吉祥物,和景南落、齐熠轩两人的合作分外和谐。

黎初白和景南落的合作算是强强联手,一rap一舞,场面贼炸,估计到时候舞台效果会非常燃。

不过,最让人意想不到的还是叶珈一。

因为那番弯男的话,齐熠轩本来就对叶珈一最不感冒,因着都是主唱,合作起来方便,才勉强凑一块。

就在排练的前一秒,这位贵少还吊.着谁欠他八百万的冷漠脸,对搭档连个眼神都懒得给,随意拿歌词分了part就直接排练。

然后,音乐响起。

他唱完,轮到叶珈一的部分。

齐熠轩呆住了。

听到那嗓音,他不可置信抬头,手里的歌词纸都捏出皱褶,望向叶珈一,嘴唇一张一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毫不意外的,光荣错过自己的段落。

叶珈一蹙眉,狭长的眼尾挑起摄人的弧度,向齐熠轩疑问,“愣什么呢?”

齐熠轩沉浸在震惊中。

从小到大,作为一直被夸奖的音乐天才,他一直自傲于自己的才华天赋。

然而,在今天,对着这位一直没有正眼看的弯男队友,他却感受到了难以比拟的天赋鸿沟,或者说,天堑!

这样的音色,是他倾尽所有才华也无法填补的天生差距!

这是真正被神明亲吻过的嗓音!

齐熠轩久久从震撼里缓不过神,想到孟余当初的介绍,说叶珈一唱歌好听,是vocal。

那时的自己是怎么想的?

哦,好像挺嗤之以鼻的。

毕竟,他还从没见过比自己强的vocal,只当孟余在夸大其词。

然而今天,在听过叶珈一开嗓,他只想把曾经那个傻逼的自己摇醒。

这是天籁!

是天神在歌唱好吗!!!

你哪来的big脸轻视别人!!!!!

不知道齐熠轩过山车般的复杂心理活动,叶珈一单脚支地,换了个舒服姿势靠墙站着,望着对面青一阵白一阵的脸,淡淡道:

“还练吗?你要不休息会?”

见齐熠轩灵魂飞升遁入空门的没反应,本着不浪费时间的原则,叶珈一径直找黎初白排第二个合作舞台。

许久才从震惊中缓过来的齐熠轩:

“……”

“人呢…!!!”

那边,刚和景南落合完一遍节目,气还没喘匀一头汗的黎初白看到叶珈一,笑笑道:

“先坐,我喝口水,你可以挑挑有什么想选的。”

对于这位实力舞担,景南落明显是比较满意的,难得没拽个二五八脸,“后面那段词得再改改,合不上拍,等我写完你重新编一段。”

黎初白点头。

送走景南落,终于目光落回叶珈一身上,用大哥哥的口吻柔声问:

“怎么,有感兴趣的没?”

通过之前一意孤行挑《晓》让黎初白认定,这表面颜值鲨人的神颜叶珈一不过是个一激就急不顾后果的叛逆小孩。

于是不由自主的,换上了哄小孩的口吻,

没想到,叶珈一居然一副比成年人还老道的语气,“你挑吧。”

“?”

看到黎初白疑惑的眼神,叶珈一淡淡回:

“我说表演《破》的唱跳,你能同意?”

“……”

确实不能。

黎初白是一个对舞台有异常严苛标准的人。

既然要拿上舞台,就必须要在百分之百的完美准备后才可以呈现。

他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潜在冒险在自己来之不易的表演中发生。

因此,别说《破》了《晓》了的这种高难度作品,就是普通的简单唱跳,在不知晓叶珈一的综合能力前,他怕是都要犹豫下,考虑是否合适。

其实,在黎初白看来,是偏向于重唱轻舞的选曲——叶珈一唱功强悍,他可以辅佐些简单词段,然后用舞蹈加强表现。

这样既有所突出,还不会出错。

因此,先前让叶珈一挑曲并不是谦让,而是真的想让他选个熟练的,自己再即兴编舞。

说来,这也是天之骄子的通病,总是更信任自己,不愿将可能的失误点交付他人——

短时间内自己编舞,总比让叶珈一一个歌担现学舞蹈还要求到表演水准来得靠谱!

作为曾经同样的“天之骄子”,叶珈一对黎初白的这些想法自然不难猜。

都僵持着肯定不行,必须有一个人率先妥协。

“你现代舞行吗?”叶珈一打破僵局。

她不介意做一次低头的,毕竟没立场要求别人跟着冒险。

但是,在今晚看过自己的真实水平后,这些人势必无话可说,诸如此类质疑也将不复存在。

这就是属于星际顶流的绝对自信!

不放心搭档的心思被看了个透彻,黎初白不禁脸一红。

有些不好意思道:“可以的。”

“那就上次考核我唱的那个?”叶珈一搜出歌名。

显然,这句话一出,黎初白松了口气。

他可是在现场亲耳聆听过,声若天籁,尤其那洒脱的放手情绪更是直透歌句穿刺人心,异常震撼。

这下何止不会不放心,简直放大心了!

倒是自己,短时间内要编出与这首歌适配还相得益彰的舞蹈,才是真的压力如山。

“这歌我熟,可以直接上台,节约时间你去编舞吧。”达成一致,叶珈一淡淡道。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endian8.com/15056.html